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当前所在位置>首页>新闻中心

我们,从来不缺诗与远方

时间:2020-03-23

我们,从来不缺诗与远方

 

 

疫情肆虐,国难来临。一衣带水的东邻,给我们送来了救命的物资,还给我们送来了温暖雅致的诗句。“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”,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”。汉语之美,我们的邻居用的如此贴切、如此极致。而“恩深转无语,怀抱甚分明”、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”则是我们的回赠。今日恩情铭记于心,他日必涌泉相报。

诗词的魅力,跨越时间、跨越空间,将一切善良和美好,传递到世界。

 

 

泱泱大国,山河犹在。

我们,从来不缺诗和远方。

 

 

 

2月2日,翠溪人一篇《山川异域、风月同天》的微文(微信公众号:翠溪公社)为直面病毒的人们送去了鼓励,送去了赞歌、表达了由衷的祈求。

同日,翠溪人唱响了《国难面前,我们都是点点萤火》(微信公众号:修身渡人如水为善无尤也)

 

 

国难面前,我们都是点点萤火。

宽容那些“逃出来”的人们,

同情那些绝望者的“怒吼”,

不再挑剔“人性”中另一面。

 

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,

灾难终究将会过去,

永恒不朽的是灾难中奉献者的墓志铭,

熠熠生辉的是灾难铸就的不屈的人格。

 

 

 

歌以咏志,中国古诗词的萌发 /

 

 

 

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,也是享誉世界的诗国。我们诗歌源远流长,世代相传。于文字出现之前,我们就有诗歌了。远古人民在劳动和歌舞中逐渐发展起来,劳动创造了世界,劳动也创造了诗歌。“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。凿井而饮,耕田而食。---《击壤歌》”

 

先秦时期出现了《诗经》和《楚辞》。《诗经》是我国文字记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,共计305篇。“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”就出自此处。这首诗本来是形容男女之情,后世以“投桃报李”演化为礼尚往来。《楚辞》产生于楚国,具有浓厚的地方特色。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越女初遇鄂君,如何表达满心的爱意?唯有向水一歌。

 

 

两汉时期,中国诗歌的发展出现了一种新的形式—汉乐府民歌。到东汉末年,文人五言诗日趋成熟。《古诗十九首》的出现意味着五言诗达到成熟阶段。汉末建安时期,“三曹”“七子”第一次掀起了文人诗歌的高潮,形成被后世称作“建安风骨”的独特风格。

 

 

 

畅抒胸臆,中国古诗词的兴盛 /

 

 

 

发展到唐代,诗歌迎来了高度成熟的黄金时代。放眼整个唐代,近三百年,流传至今有名有姓的诗人有2200多位,留下了近五万首诗。“上至帝王后妃,下至村夫农妇;雅至文人学士,俗至文盲武夫;长至耄耋老人,小至垂髫少年,人人能写,个个会吟”。鲁迅先生曾极力称赞唐诗的成就,“我以为一切好诗,到唐代已被做完。”

诗发展到宋代已不似唐代那般辉煌灿烂,但是这个时候词的发展突飞猛进。词是在唐代兴起的新诗体。它起源于民间,至宋代进入鼎盛时期。据《全宋词》所载,作品有二万余首,词人一千四百余位。有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的浪漫洒脱;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的缠绵悱恻;“想当年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……凭谁问: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”的悲壮苍凉。

 

 

词在南宋已达高峰,元代散曲流行,诗词退居其后。元代发展时间较短,但元曲被认为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,它在思想内容和艺术成就上都体现了独有的特色,和唐诗宋词鼎足并举,成为我国文学史上三座重要的里程碑。

 

 

 

盛极而衰,中国古诗词的没落 /

 

 

 

或许正应了那句“盛极必衰”。到了明清两朝,戏剧和小说开始兴盛。但是诗歌却在拟古与反拟古的反复中前行。不过前后也出现了好几个流派。在清代词人中,纳兰容若的词风清丽婉约,哀感顽艳,格高韵远,独具特色。

清末民初,柳亚子等人组织的南社诗人们,追随孙中山先生,崇尚资产阶级民主革命,开创了诗坛新风气。

 

 

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,新诗一直成为中国现代诗歌的主体。新诗在建立和发展的过程中,受到外国诗歌的影响。许多诗人在吸取中国古典诗歌、民歌和外国诗歌有益营养的基础上,对新诗的表现方法和艺术形式,进行了多方面的探索。

 

 

 

诗和远方,一直在我们的心中 /

 

 

 

再平凡的生命,遇见诗歌,都在绽放光彩。“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”

再遥远的思念,都能在诗歌中得到慰藉。“海水梦悠悠,君愁我亦愁。南风知我意,吹梦到西洲”。

再卑微的情感,都能在诗歌中得以抒发。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”。

再困难的境遇,都能在诗歌中找到勇气。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。

 

 

诗词歌赋,既有高山仰止的阳春白雪之风,也有荆钗布衣的下里巴人之流,诗歌最本真的意义,不在于辞藻的华丽,对仗的工整,而在于诗以传情,歌以咏志。值此疫情肆虐,国难来临之际,惟望吾等,以诗明志,以词达意,畅抒胸臆,振奋精神,破除万难!